币非凡 - 区块链|交易所导航 www.bifeifan.com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 > 正文

是谁,卖掉了100万枚UNI?

admin 2021-07-14 1099 浏览

是谁,卖掉了100万枚UNI? UNI WTP官网 WTP WTP2020年下半年专家预测 新闻  第1张

(图片来源于网络)

13号隔夜,推特上一个无头像、无背景图、简介一句话“We do policy and advocacy work to help DeFi flourish.(我们做政策和宣传工作来帮助DeFi蓬勃发展。)”的账号Defi Education Fund(@fund_defi)突然宣布它已经卖掉了50万枚UNI(大约卖了1020万刀),然后今天还要继续卖50万枚,一共卖掉100万枚UNI,筹集约2000万刀。推特原文如下:
With the help of @GenesisTrading, we sold 500k UNI for ~$10.2M USDC in order to fund the efforts of the Defi Education Fund.In the next 24 hours, we will be sending 500k UNI to Genesis and receiving ~$10.2M USDC in return.
在@GenesisTrading 的帮助下,我们以约 1020 万美元的 USDC 出售了 50 万个 UNI,以资助 Defi 教育基金的工作。在接下来的 24 小时内,我们将向 Genesis 发送 500k UNI,并收到约 1020 万美元的 USDC 作为回报。
很多Uniswap社群的网友以及UNI投资者看到这个消息都是一脸懵逼:WTF? 这玩意儿是啥?在这个时候砸盘出货?搞个教育工作需要2000万刀?这钱都快够盖所学校了吧?它这100万枚UNI是怎么神不知鬼不觉地从社区财政金库里“骗”出来的?
这个DeFi Education Fund其实是一个资助政治游说活动的基金,一个符合美国501(c)(4)要求的非盈利组织,而不是给小学生、大学生们普及DeFi知识的培训机构。在最初提案的时候,它的名字叫做DeFi Policy Defense Fund(DeFi政策辩护基金),后来可能是觉得名字过于暴露,于是改成了教育基金。在其提案里看,是要把各个DeFi项目的法律负责人召集起来,成立政治资助委员会(political grants committee),为参与加密货币政策/游说的现有和新的政治团体提供资金,其目标包括:
1) 教育政策制定者,以预先防范对去中心金融的监管、法律、政治和税收威胁;2) 实现去中心化金融和相关活动的监管清晰度;3)推进支持去中心化金融和去中心化治理的法律;4) 激励其他DeFi协议的治理社区为这项工作做出贡献(通过该组织或他们自己的组织)。
委员会的意向成员包括:
Larry Sukernik, Reverie联合创始人.Rebecca Rettig, Aave公司法律总顾问.Jake Chervinsky, Compound实验室法律总顾问,Variant Fund战略顾问.Marc Boiron, dYdX法律总顾问.Katie Biber, Brex首席法务官, Anchorage董事会成员.Sheila Warren, 世界经济论坛(WEF)执行委员会(加密货币主管).Marvin Ammori, Uniswap实验室首席法务官.
草蛇灰线,伏地千里。看到这里,我想请诸君回忆一下,Marvin Ammori这个人是不是眼熟?对的,刘教链公众号2020年11月14号文章《Uniswap第一次社区电话会聊了些啥》的末尾,这个人就登台出场了。当时是这样介绍他的:据说Protocol Labs的法律总顾问Marvin Ammori已经加盟Uniswap,担任首席法务官。Marvin Ammori是该领域最顶级的律师,曾给奥巴马总统就网络中立性提供法律建议,以及给电视节目《硅谷》作法律顾问等。
该项提案于5月28号由一个叫做HarvardLawBFI的账号在Uniswap治理论坛上提出,开始民意调查。5/28-5/30进行了民调投票。此后在6月1号进行了共识核查的讨论。6/1-6/6进行了共识核查的投票。6月12号形成了005号正式提案,6月30号经过投票,以79,681,052票赞成票对15,040,585票反对票获得通过。基金提案的100万UNI转入了一个4/7多签钱包地址 0x1C95930Dfc1139381265ce45B5f480F1EFae09A1,该地址的多签控制者为:Jake Chervinsky, Larry Sukernik, Rebecca Rettig, Marc Boiron, Marvin Ammori, Katie Biber, Sheila Warren.
过去两个月,中国币民在暴跌中自怨自艾,而美国玩家在积极的搞事情,搞运动,搞得热火朝天。不得不说,这就是差距。教员为何在1970年会见埃德加·斯诺的时候说,他寄希望于两国人民,但寄大的希望于美国人民?美国人民积极参政议政、积极争取民主权利的民主精神,确实是甩咱们好几条街。
不过很多美国币民也是懵逼的。有人深扒这个提案,背后其实有Uniswap的投资方(VC),可能主要是a16z,的影子。因为VC掌握大量的币权和投票权,可以轻松授权代理人来通过既定民主程序通过自己希望通过的提案。看似滴水不漏的DAO民主自治,其实归根结底,还是精英政治。
有人高呼:DAO死了,民主死了!
YFI的创始人Andre Cronje (AC)不失时机地在推特上发起投票调查,70%的投票者表示在此之前从未听说过这个DeFi教育基金。不过,AC是Hayden Adams的反对党,抓住对方漏洞进行道德攻击也是实属正常。
事情的来龙去脉大体如上。教训是什么?我想,第一点就是,我们以为的DAO,币民理想主义的直接自治,最终还是要回归精英治理。币民,特别是只会炒币的社群,能推动什么积极作为的提案吗?不可能。他们唯一希望通过的提案,就是把币发给他们(比如锁仓挖矿),或者燃烧销毁(推动币价),最不济也最好什么提案都通不过,币永远锁在金库里不要流向二级市场,这样就可以托住价格
有个有才的网友回帖说,well, everyone is educated. 这个吐槽恰到好处地呼应了基金名称里的“教育”。所有人都被教育了,上了一堂生动的政治学教育课。DAO,究竟是徒有民主的幌子,还是真的能发挥民主的作用,想必会引起大家更多的反思。可想而知,美国人玩直接民主都玩成这个样子,国人搞得那些个“某某DAO”的项目,基本上就是骗鬼的东西。
第二点教训就是,为什么比特币的去中心化如此弥足珍贵?因为它的博弈结构,核心开发组没法通过代币投票,强推自己的提案,迫使其通过。核心开发组也不能强迫矿工屈服于他们的意志,而只能通过劝说、游说甚至伎俩,来艰苦地达成目标。矿工掌握大量的算力,但是他们彼此是竞争关系,不能合纵操控网络,也无法操控民意,不能强迫开发者屈从于他们的意志,改写他们希望改写的代码。比特币的均势博弈结构,其维持共和的强大机制,在2015-2018年旷日持久的扩容战争中已经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验。
相比之下,以太坊有Vitalik Buterin,可以号令天下,以太坊基金会有ICO的币,可以在高价卖币(本次牛市6万高点时,以太坊基金会就在Vitalik的劝说下卖了一些ETH);Uniswap有团队、有VC,“免费”分配了40%的币权和投票权,DAO治理的民主程序,是他们的工具。
天下第一公链以太坊,以及DeFi龙头Uniswap的去中心化程度尚且如此,你还能指望其他山寨币、其他项目能做的更好吗?离以太坊和Uniswap的距离是地球到月亮,离比特币的距离是地球到太阳。
不过,聊以慰藉的是,如果此事背后的主导者是Uniswap的VC,那么它的初心应该是不坏的。当然,你除了被迫相信别人的初心,你有任何其他办法吗?并没有。你只能相信他们不会乱花这笔钱,而是会好钢用在刀刃上,为DeFi的发展披荆斩棘。
至于拿Uniswap的前去为整个DeFi做贡献,也还好。因为Uniswap算是比较基础设施的,整个赛道好了,Uniswap才能更好。即使是反对党如YFI、Sushi等也会因此受益。此处彰显博大胸怀。(要手动狗头一下吗?)
让人觉得不爽的一点具体操作上的问题就是,提案假模假式的搞了个多签钱包,还说要最终让社群对预算开销说了算;又说委员会成员大部分工作都是义务劳动,每年委员会花销控制在15万刀以内,主要用于雇佣全职人员工作,云云。结果币刚到账不久就给卖掉了。
也只能说,在此低位卖掉总好过高价卖掉,对二级市场资金的透支要更小。并且,卖掉币也有助于投票权的分散,否则投票权更大,就更容易通过符合自己立场的提案。
最后,还有人吐槽说为啥还要委托第三方机构去OTC市场卖,不在Uniswap上直接卖?是怕大家赚手续费吗?这就是细枝末节的问题了。通过OTC场外大宗交易,也是为了免于对市场造成过大冲击吧。
消息传出,过了这么久,UNI的二级市场表现并无异常。市场表明,此事虽然令没有参与治理的吃瓜群众感到诧异,但是实在是没有那么大的瓜。天没有塌,一切如常。

相关推荐

Plasm & Shiden 背后的 Stake 科技完成 1000 万美元的战略融资
Plasm & Shiden 背后的 Stake 科技完成 1000 万美元的战略融资

关于分布式资本分布式资本是亚洲第一家也是最活跃的专注于区块链的风险投资公司。它由区块链和传统金融行业的资深人士于2015年在上海创立,迄今为止,它已经支持了...

2小时前 admin

Plasm & Shiden 背后的 Stake 科技完成 1000 万美元的战略融资
Plasm & Shiden 背后的 Stake 科技完成 1000 万美元的战略融资

关于分布式资本分布式资本是亚洲第一家也是最活跃的专注于区块链的风险投资公司。它由区块链和传统金融行业的资深人士于2015年在上海创立,迄今为止,它已经支持了...

14小时前 admin

为何针对DeFi的攻击会在以太坊2.0合并后更难执行?

...

Plasm & Shiden 背后的 Stake 科技完成 1000 万美元的战略融资
Plasm & Shiden 背后的 Stake 科技完成 1000 万美元的战略融资

关于分布式资本分布式资本是亚洲第一家也是最活跃的专注于区块链的风险投资公司。它由区块链和传统金融行业的资深人士于2015年在上海创立,迄今为止,它已经支持了...

16小时前 admin

TokenInsight Q2 DeFi 季报:等待下一个 DeFi Summer

...

Plasm & Shiden 背后的 Stake 科技完成 1000 万美元的战略融资
Plasm & Shiden 背后的 Stake 科技完成 1000 万美元的战略融资

关于分布式资本分布式资本是亚洲第一家也是最活跃的专注于区块链的风险投资公司。它由区块链和传统金融行业的资深人士于2015年在上海创立,迄今为止,它已经支持了...

18小时前 admin

短期看跌中期看涨,DeFi 协议正适应新常态?

...

Plasm & Shiden 背后的 Stake 科技完成 1000 万美元的战略融资
Plasm & Shiden 背后的 Stake 科技完成 1000 万美元的战略融资

关于分布式资本分布式资本是亚洲第一家也是最活跃的专注于区块链的风险投资公司。它由区块链和传统金融行业的资深人士于2015年在上海创立,迄今为止,它已经支持了...

20小时前 admin

专访扎克伯格: 万字解读Facebook为何将转型为元宇宙公司

...

Plasm & Shiden 背后的 Stake 科技完成 1000 万美元的战略融资
Plasm & Shiden 背后的 Stake 科技完成 1000 万美元的战略融资

关于分布式资本分布式资本是亚洲第一家也是最活跃的专注于区块链的风险投资公司。它由区块链和传统金融行业的资深人士于2015年在上海创立,迄今为止,它已经支持了...

22小时前 admin

通过底层数据,探析 Uniswap V3 LP 收益特点和 LP 分布对二级市场交易的影响

...

Token 说话的模式下,如何实现包含所有治理因子的更优社区治理方案?

...

Plasm & Shiden 背后的 Stake 科技完成 1000 万美元的战略融资
Plasm & Shiden 背后的 Stake 科技完成 1000 万美元的战略融资

关于分布式资本分布式资本是亚洲第一家也是最活跃的专注于区块链的风险投资公司。它由区块链和传统金融行业的资深人士于2015年在上海创立,迄今为止,它已经支持了...

24小时前 admin

扎克伯格论元宇宙:继移动互联网后的下个篇章

...

禁止与支持共存:美国各州是如何支持与监管比特币挖矿的?

...